91无题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不够不能查看最新章节,造成的不便万分抱歉。自从上次大病修养后,此时已是开春。 不多时,从门内走出个与妙常年龄相仿的小女孩, 她梳着小丫髻, 身上衣物算不......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不够不能查看最新章节,造成的不便万分抱歉。自从上次大病修养后,此时已是开春。

  不多时,从门内走出个与妙常年龄相仿的小女孩, 她梳着小丫髻, 身上衣物算不上华贵, 却干净整齐,加上清秀的小脸,总的来说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小女孩温热的手掌回手握住她的, 开口道:“一会儿师傅出来, 你只管嗯嗯啊啊的就好, 且要看我周旋。”

  陈娘打开车窗,把身子向后靠,给两人让出空来,言道:“她们赶几个月的路,到了上京,以后可就是宫里的娘娘了,既是碰上了就看看吧,这热闹也不是时时都有的。”

  那是一辆朱轮华盖马车,由两匹品相上等的马匹拉着,车身华丽,流苏垂摇,前后各有一队护卫护送,颇为威风。

  清菡上下打量了自己所处的这个狭小空间,这青油布搭成、灰扑扑的一块地方,她垂下头来,掩盖住了所有的艳羡和不甘心。

  陈娘在被赶出吴滩边城的十数年里,便寄身与这里,此地鱼龙混杂,来往行走之人众多,她用尽以往累积的所有人脉,才在此处有了一个容身之所。

  一个个娉娉婷婷的御女走在宫中的石子路上,打头那位长了张银月盘的脸,大眼睛扑闪闪的,与其他御女脸上的紧绷僵硬不同,这位昂首挺胸,浑身放松,施施然如家中庭院散步一般。

  御女们六人一组,依次进入朝晖殿,被看中的人会有块精致小巧的玉佩赐下,其余的御女们就只能暂时站在殿外的花苑里,等候传召。

  参选的御女众多,花圃内虽有几个嬷嬷内监看守,却并不严苛,相熟的御女们也就三三两两的说起话来。

  这位自小与天子一同长大,青梅竹马,又是镇国公之女,当今太后的嫡亲侄女,如此种种,谢家送她入宫,目的再明显不过了。

  皇室子息单薄,这位的母亲是先帝亲妹,华芷大长公主,但这位大长公主与太后有些姑嫂间的陈年往事,现如今谢太后得势,两人间便微妙起来。

  比起上一辈的含蓄交锋,年轻一辈的钟秀郡主和谢家婧婳就直来直去多了,谢家婧婳看不上钟秀郡主的妩媚近妖,满身春意,看她就不像是个良家女子,这话是谢家婧婳气急后当众脱口而出的。

  谁也不知这少年天子是被美人哭软了还是为了谢家女压下这件事,竟马上下令,将当时没有封号的表妹封为郡主。

  小辈之间的玩笑哭闹并未引起太后与大长公主的注意,等到事情结束,圣上的口谕都传遍了,就算太后不同意这道封赏,也只能认下了。

  从那之后,二人便彻底撕破了脸,连表面功夫都没有了,见到对方只当是看不见,与二人相交的贵女们不得已只能纷纷站队。

  钟秀郡主其父不显,空有伯爵虚名,若无意外,两代之后便会被排除于京中权贵圈子,现在不过是有大长公主在,才能撑撑场子。

  一个身着红色绣鹤衣服的传旨太监并四个青灰服侍的小太监出现在众人眼前,那领头太监清清嗓子,唱念道:“镇国公之女谢婧婳,钟秀郡主,国子监监丞之女……”

  被叫到名字的御女们都排成一排,此时谢婧婳才姿仪万千地走到队伍附近,一甩帕子便站到了钟秀郡主的正前方。

  仿佛她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任人宰割的存在,无助而弱小,任人欺凌,所有的人都在笑话她,她被这份耻辱气的浑身发抖。

  钟秀郡主走在谢婧婳的后面,闻着从她身上传来的幽幽冷香,几欲作呕,又见她莲步轻移,腰肢在她眼前扭来扭去,心中涌起的邪火便愈来愈盛。

  钟秀郡主的眼神愈加幽深,晦涩难辨,似有浓重的黑雾在其中环绕,最后归于平静,不过她心中清楚,这些暗黑的情绪并未消失,而是蛰伏起来。

  少年看她眼中水洗,润泽如黑玉,心头一热,大包大揽道:“自然说要交你这个朋友,我一定帮你找回来,实在不行……小爷给你弄一件过来。”

  少年不敢让这样的妙常独自行走,怕路上出什么事情、又怕这小奴回去挨主人的毒打,于是默默跟在后面,打算帮忙求情赔偿。

  少年拦住想要身后想要上前对骂的人,行了个大端礼节,翩翩有礼道:“我们三人与这位小兄弟玩笑,一时不察,竟累得小兄弟丢了件衣裳。”

  “好呀,我说怎么不回来,原来是闯了祸不敢回来!还能干什么?心思只在吃吗?居然能把衣服弄丢了。”清菡脸被气红了,胸脯也开始剧烈起伏。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宠后莺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东风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风君并收藏宠后莺啼最新章节。

上一篇:宠后莺啼 下一篇:百度贴吧——全球最大的中文社区

水果沙拉

广东的早茶文化
蔡甸香草花田芳香产业综合体打造武汉三产融合示范项目
冬至吃饺子 鱼肉馅的饺子做法
简述中国的面条文化
黄骨鱼的做法
清炖排骨的做法